青年志

青年志

青年人的梦想总在忙碌时,我们愿意倾听那些平凡但不平庸的故事。

97年女段子手带风:靠“污力”征服19万粉丝

青年志 • 2016-07-04 13:40:38 来源:刘琴 

段子手带风常说,自己是大写的“污妖王”。这个 19岁的理工科女大学生,最擅长煲的是盛着爱情与性的毒鸡汤。她的文字放荡不羁,敢于讨论禁忌话题,挑战传统三观。不到四个月,她便写出28篇10万+爆款微信文章,俘获近20万铁粉。在粉丝眼中,带风笔下的污不是荤段子,不是软色情,而是直戳痛点的真我表达。

EU6W3622_副本

带风笑说,自己每天都“长”在椅子上了 柳栋/摄

      段子手带风常说,自己是大写的“污妖王”。这个 19岁的理工科女大学生,最擅长煲的是盛着爱情与性的毒鸡汤。她的文字放荡不羁,敢于讨论禁忌话题,挑战传统三观。不到四个月,她便写出28篇10万+爆款微信文章,俘获近20万铁粉。在粉丝眼中,带风笔下的污不是荤段子,不是软色情,而是直戳痛点的真我表达。“网红”王思聪还曾在微博上为其点赞。今年九月,带风的第一本书也将出版面市,与更多人分享她的麻辣观点。

      开挂的叛逆少女与意外走红的日志

      “我上学的时候,对写作一点也不感兴趣,60分的作文一直考40多分。”眼前的带风一头浅黄色头发,穿着宽大的迷彩T恤,胳膊和小腿上各有一处纹身。

      开挂的叛逆少女,这或许是对她中学时代最为贴切的描述。高三那年,身处尖子班的她任性地不去上课,第一次模拟考试只考了300多分。在父母的说服下,她在高考前两个月开启疯狂学习模式。“宿舍10点半熄灯,我就拿着手电筒学到凌晨4点半,连上厕所的时间都不放过,睡一个小时再起来上自习。”后来,她以超出一本线30多分的成绩考入青岛理工大。“你的青春你做主,所以你更应该对自己负责。”带风将此看作是人生的第一个重要转折点。

EU6W3623

带风每天都会浏览读者的消息,进行互动  柳栋/摄

      今年2月,上大一的带风闲来无聊,便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我走路带风”。“朋友说我走路呼呼的,跟带着风似的,我就随手起了这个名字。”起初,她只是将公众号当作自己的网络日志,记录生活,表达观点。

      意外的是,当带风的第二篇文章《你骗身子就好 别骗我心》发布后,她有种“炸了”的感觉,“当时粉丝还不到500人,可阅读量已经过万了。”一个多月后,她的第三篇文章迎来真正意义上的爆发:6小时阅读量超过12万。就这样,带风的公众号火了。

      “文章像食物,吃到肚子里要让人饱”

      对于很多写手来说,创作出10万+的微信文章如同登顶珠穆朗玛峰,可带风却已习以为常。她所写的60篇文章中,有28篇阅读量破10万。“最多的时候,我一天能涨粉8000多人。”她笑说,如今只差500多人粉丝数就突破20万,到时她一定要截图留念。带风坦言,从未花过一分钱做推广,“这个公众号能玩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吧。”

      《对不起 我没空陪你口嗨》、《喜欢就追 不合适就分 放不下就找新欢》、《他剥开你的赤裸 说她摸到了另一个你》……一个97年的女生,是如何写出一篇篇直白大胆又有点污的文章?“一开始来源于生活,现在没有生活了,就寻思呗。”很多人觉得,只有三四十岁的人才有资格谈论青春。每当十几二十岁的人说起时,他们会不屑地摇摇头。可是在带风看来,当自己变得更加成熟,之前的时光就可以被称作青春。

EU6W3657

      “新媒体写作是速食时代的产物,文章像食物,吃到肚子里就是要让人饱。”带风自嘲,自己的文章并无文笔可言,通篇大白话,连标点符号都省了。“我觉得读者喜欢我的文章,或许是因为我价值观比较新,看完以后会觉得很爽,而这就足够了。”她说。

      白天想选题,晚上8点多开始写稿,9点半推送、盯数据,10点多吃晚饭,这是段子手带风的日常。以前,她三五天才更新一次,而现在却坚持日更。作为一名原创作者,这是她对读者最好的回馈。“最难的不是写文章,是如何拴住粉丝的心。”随着知名度提高,带风的压力也增加不少,她不停刷数据,经常只睡四个小时。

EU6W3644_副本

“辣椒”和“肥肠”是带风收养的两只流浪动物 柳栋/摄

      被王思聪点赞,她陷入舆论的漩涡

      对于带风颠覆传统三观的“污文”,读者大多站在两个极端:要么捧,要么喷。“有人骂我不懂礼义廉耻,可公众号污不代表我不单纯。”她会与朋友在夜店玩通宵,也会花一千元买路边老奶奶四百元的玫瑰。她会因为别人抄袭气急爆粗口,也会收养流浪动物,带它们去看病打疫苗。“我浑身充满野性,可我也很干净。”这是带风一篇10万+热文的题目。

      面对骂声,大大咧咧的带风通常选择无视,但她也有脆弱的一面。今年6月,她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名为《因为你丑 所以别人都整容》的文章,被王思聪点赞,大批网友前来围观。带来流量的同时,也引来无数质疑与误解。“我想表达的是不要过度关注或嫉妒别人,但是大家把焦点都放在了整容上。”上千条网友的消息涌来,让这个19岁的女生有些招架不住,当晚也没有心情写稿。“一个读者私信我说,她很早就开始关注我,每次难过时,看看我的文章,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了。”这位读者安慰带风,还有很多人陪伴她左右。

六一儿童节,一个粉丝送给她一个亲手组装的玩具塞车“黑色战神”

今年儿童节,一位粉丝送给她一个亲手组装的玩具塞车“黑色战神”

      除了粉丝,带风的家人也一直支持着她。5月,北京一家出版公司有意向与她签约出书。出版合同下来后,学过一点法律的父亲每天都盯着合同检查是否有漏洞,前前后后更改了3次。

      自从做公众号以来,带风每月都有近万元收入,不仅经济完全独立,还开始补贴家里。尽管如此,她却看得十分明了:“如今自媒体泡沫化严重,写公众号只能当做副业,我还是希望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目前,带风在学习本科专业之余,还在为考取国际注册会计师证做准备。正如她在一篇文章中所写过的:“别在最该努力的年纪,转发了锦鲤。别再最该奋斗的年纪,选择了安逸。”    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 刘琴

浏览(6877)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