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码头

电影码头

把电影当美食,带你钻进胶片,品尝电影中的人生百味。

冈波仁齐:别一谈信仰就打鸡血,我看不惯!

电影码头 • 2017-06-24 22:50:58 来源:画荷的下午 

其实,对张扬以这样一种非常克制的手法来表现藏民对威凛万峰的佛教终极神山——冈波仁齐山的虔诚膜拜,我也颇为吃惊,但就像喝好茶,一入口的淡苦很快就回甘出各种自然的花香和清甜。

昨晚,挤在一堆脸上放光的小年轻里看了《冈波仁齐》。

邻座是个小美女,观影的过程频频看手机,亮闪闪的显示屏闪在我眼旁,就像卧榻旁边哼哼着一只蚊子,让我感觉极不爽,觉得自己频频跳戏的罪魁就是这只手机,于是在黑暗里翻了无数白眼免费送给邻座的小嫚。

第二天又想起,猛然意识到,其实问题出在我自己——我把难以专注看电影的懊丧投射给了邻座美女。

为什么会感到懊丧呢?

细细体会我的懊丧,是感觉遭到了内心的“背叛”。

原来一直自诩为西藏迷妹的我,西藏的一切都能让我热血沸腾,而今看冈波仁齐这样的西藏片子竟也能走神?

 

要是搁10年前,有关西藏的电影就是在菜市场播放,我也会在人堆里不顾脸面地哭个稀里哗啦。17年前在布达拉宫门外从藏民手里化来的黄铜转经筒,依然甜美睡在我的宝物柜里。

如今我坐在这里,看着原汁原味的西藏电影,眼窝干干如也,再不像席慕容的诗里所说的“在别人的故事里流自己的眼泪”。

我是退行了?还是圆熟了?

我,其实是改变了。

我甚至因为自己的改变而看懂了导演张扬。

一.  导演张扬


张扬之前的作品,坦白说一部都没看过。

这部《冈波仁齐》,讲真,看到一小半时,对迟迟没有出现高潮的剧情,真的小有失望。

整个影片就像一条自由流动的河——

藏历马年,是神山冈仁波齐百年一遇的本命年。

芒康普拉村的村民尼玛扎堆计划带着叔叔杨培去拉萨和神山冈仁波齐朝圣转山。

队伍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妇孺老人、上学的孩子、赎罪的屠夫,纷纷加入。

 

从朝圣的起念、准备到出发,张扬描摹得事无巨细。

每个白天的磕长头赶路,夜晚的扎帐篷住宿,睡前的唱经功课,都像白开水一样平淡无奇。

风雪、阴雨天、塌方、撞车、生孩子桥段算是雨滴打在水面的涟漪。

杨培叔叔死在冈波仁齐神山脚下算是一个小高峰,但导演也处理得几近白描。

为了尊重藏族天葬秘而不宣的传统,仅用几个老鹰盘旋的镜头来一笔带过杨培叔叔天葬的场景……远没有书云的《西藏一年》所揭秘的详尽。

眼巴巴等着被煽情的亲们大失所望了吧?!

其实,对张扬以这样一种非常克制的手法来表现藏民对威凛万峰的佛教终极神山——冈波仁齐山的虔诚膜拜,我也颇为吃惊,但就像喝好茶,一入口的淡苦很快就回甘出各种自然的花香和清甜。

 

发现张扬还真的是一个擅于思考和反思的人,在这部影片里他对自己的定位准确客观,知敬畏,不膨胀。

能够克制,就是树立了界限感。

有界限感,就是懂得尊重的起点。

说句腹诽的真话,窃以为持续多年的西藏热,在某种程度上已经退行成了一种媚信仰的时尚——大家一窝蜂的涌进涌出西藏,一旦晒上拉萨的日光就摊开自己变身圣徒,一俟回家又慢慢蜷缩溶合进纸醉金迷的现代文明……所谓热泪盈眶地感动和洗心涤肺地修行,到底有多少人是真正洗心革面的改变?……

太多的人,是借信仰的光环来华彩一下自己的灵魂,以为乔装打扮一番,就能走进神的世界。

导演张扬一定是看到了现代人对这一心灵麻药的嗜好,而以一个冷静旁观者和忠实记录者的心态和视角,选择与藏民的虔诚信仰对视,而非加入和涂抹。

因为衷心敬仰,所以不敢猥亵。

亲们还记得一出道就拍出经典的《可可西里》的陆川吗?

从一脚踏入巅峰,到一路膨胀下滑,最后跌倒在《九层妖塔》这样的怪胎上,至今没有走出迷惘。

就是败在无法守住初心,妄想俯视藏民的文化和信仰而被虚妄打落在地。

之后还有一部杜家毅的《转山》。

堪称致敬藏民转神山的高仿作品。

主人公换做了台湾青年,为完成哥哥骑行拉萨的遗愿,经历了千辛万苦,得以实现心愿同时在心灵上长大成人。

很感人,但总有一种做旧的华丽和隔膜,像一件工艺品而非真品。

我敬仰的胡子老师是我身边探索西藏的先驱。

他从80年代就开始进藏,两次跨度均为半年的独行,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就是自己改装的大金鹿自行车和一双磨出无数血泡的脚,之后的五次可可西里志愿者的经历又为他的西藏探索蒙上传奇的色彩。每一次读胡子老师的西藏纪行,我都为他极度烫热的心路历程和极为平实细腻的叙述而忍不住热泪滚滚,深深艳慕胡子老师走过了我这一生想走而不敢走的路,触碰到我一生无法够着的痛。

张扬的高,在于他自如地注视和尊重藏民的生活与信仰,不打鸡血也不花式秀各种煽情套路,他只是把心中的敬畏,用平实而细致的记录呈现给神山冈波仁齐和观众。

真正热爱藏传佛教的人们,会从这这一幕幕平淡如水的画面镜头里,看懂藏民的内心——在神谕昭示下,无怨无悔地接受苦难并虔诚追求美好,就是他们的生活和命运。

他们才是离神最近的民族。

突然好感动。

给观众端来一碗纯净甘冽的神山雪饮,远远胜过一碗乱投佐料的反胃鸡汤。

 二. 朴树的歌

 

以前还真不是朴树的歌迷。

自从韩寒的《后会无期》里的片尾曲《平凡之路>之后,突然很喜欢朴树。

回溯了不少他的歌,比如《那些花儿》、《白桦林》、《生如夏花》……

一股扑鼻的自然和天真。

既没有皮裤汪功利的深情里黑油油的起腻,也没有民谣歌手貌似散淡的瞳孔里叠映着钱的影像,更没有摇滚歌手披头散发和声嘶力竭的苦逼嘴脸。

就像网友说的:“自然得像植物,天真的像动物”。

“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冈波仁齐》的片尾曲《No Fear In My Heart,看到了一个灵魂成长的磁性的朴树。

 

歌词写得像是与自己灵魂的观瞻与对话。

半是呐喊半是宣泄的歌声与配乐飘逸着野花香又充满着神山旷野的空灵与肃杀。

一半是天真一半是野性。

他用他的歌,在藏民的虔诚和我们的旁观之间,放下一座吊桥。

让我们能跨过鸿沟仰望神圣,还能回到日常吃饭睡觉。

 

附:

 

No Fear In My Heart

(电影《冈仁波齐》主题曲)

作词:朴树 

作曲:朴树 

你在躲避什么 

你在挽留什么 

你想取悦谁呢 

你曾经下跪 

这冷漠的世界 

何曾将你善待 

 

所以你厌恶危险 

坠入厄运深渊 

输掉一切 

你两手紧紧抓着 

如同身处悬崖 

你小心翼翼地 

以为你拥有着 

貌似人生圆满

能不能彻底地放开你的手 

敢不敢这么义无反顾坠落 

坠入黑暗中 

坠入泥土中 

的海阔天空 

就让我来次透彻心扉的痛 

都拿走让我再次两手空空 

 

只有奄奄一息过 

那个真正的我 

他才能够诞生 

Just let time go on 

Your kneeling now stand 

With no fear in my heart 

God comes into my mind 

你也曾经追问 

然后沉默 

渐渐习惯谎言 

并以此为荣 


因为没有草原 

就忘了你是马 

你卑微的人生 

从不曾犯错的 

无聊的人生 

能不能彻底地放开你的手 

敢不敢这么义无反顾坠落 

坠入黑暗中 

坠入泥土中 

的海阔天空 

就让我来次透彻心扉的痛 

都拿走让我再次两手空空 

只有奄奄一息过 

那个真正的我 

他才能够诞生 

那才是我 

那才是我 

那个发光的 

那个会飞的 

Yo buddy 

那个顶天立地的 

那才是我 

当我一微笑 

所有的苦难 

都灰飞烟灭 

能不能彻底地放开你的手 

敢不敢这么义无反顾坠落 

坠入黑暗中 

坠入泥土中 

的海阔天空 

就让我来次透彻心扉的痛 

都拿走让我再次两手空空 

只有奄奄一息过 

那个真正的我 

他才能够诞生 

 

 

浏览(2015)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