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artshop

占artshop

青岛才女阿占的“私家抽屉”,你鲜看。

作者分类
活动发布

阿占|《私聊》里的截句②

占artshop • 2017-09-24 20:37:26 来源:作家/艺术家/媒体人 阿占  分类:活动发布

船作坊里必有一个领头师傅,俗称“凿头”。一眼望过去,就是他。

船作坊里必有一个领头师傅,俗称“凿头”。一眼望过去,就是他。奇怪,他也穿着粗陋的工装,脸上也有飞落的木屑,也不过精瘦黢黑的模样——可偏偏就是他。原来,他还有说一不二的霸气,俱往矣的英雄暮气。这些扑面而来的东西,挡也挡不住。

——“匠人”之《船匠人的潮汐》

 

他在面团里揉进心情,用手去一次次施展让食材变好吃的魔法。每一次都是绝不会发生第二次的场面。他越发明了诸行无常,一期一会,越发敬畏食物幻化出的美好,不辜负这一瞬,就是不辜负这一生。

————“匠人”之《越单纯,越深远》

 

下午的时光都沉在了簸箕里。她的头颅是低下去的。仿佛要低到生活的尘埃里。先是簸出黄豆里的碎豆荚,再把石子跟干瘪不能发泡的豆子捡拾出来。豆子洗净了放在大铝盆里泡着,时间静静地过去了,干黄的豆子在水里变得形态饱满,像绽开的花。

——“匠人”之《入世容恕,无为清心》

 

他有着老派苏州人的一切特点和完好的风雅传统。更甚者是他的祖母,定要以时令饮食划分四季——春天的碧螺春,夏天的虾子酱油,秋天的大闸蟹,到了端午这样的节日,一定要吃大黄鱼。

——“畸人”之《恋爱比创业麻烦》

 

还有两次鲸鱼搁浅。近二十米长的鲸鱼,突然出现在海滩上,奄奄一息。且不说鲸鱼的长度,单单那向着蓝天而去的高度,已经让七八岁的他震惊不已。人们提着桶和刀具,吆五喝六地,好像在赶赴一场庙会,喜悦并且凶狠,并不像许多年后的搁浅新闻里所报道的那样,帮助鲸鱼回到大海。

 ——“畸人”之《一脑洞的海妖海怪》

 

他是可以在舞台上起飞的人,也是可以在舞台上坠落的人,起飞与坠落都被赋予了仪式感——就在这份仪式里,他是人间的王,他是天上的兽,不可一世,嗜血勇猛。
——“畸人”之《灵魂性现场》

 

她怀疑他含着泪。她甚至觉得,父亲不再说话,根本是在哽咽中凝滞了。她知道,祖父辈在文革中的含冤惨死给父亲留下了太多悲怆记忆,那些疮疤,父亲至今不敢触碰。事实上,在1966年遭遇了惨烈的政治变故,举家回迁即墨以后,整个家族就是缄口沉默的。修养让他们将心碎很好地隐藏在沉默深处。

————“候人”之《归途》

 

花钱的地方少了,也就不想把人生都用来赚钱了。每天在租来的老房子里呆上数个小时,就像圣徒做弥撒,道士做道场,他做的是心灵修炼。哼唱或嗟叹,沉沦与升腾。他说,老房子里有一种气,平静淡定的气,人在里面会不由自主地静下来。这种气场新房子给不了。

——“候人”之《发呆,或是最好的状态》

 

黄昏正在谢幕,气息俗艳而潮热。一百个人在铺了雪白餐布的桌子前落座,渐次排开,圈囿成巨大的长方形。一百个人把熟的鸡摆入眼前的盘子,活的鸡抱在怀里,脸上的表情匪夷所思,更衬托出扮相的至嗨无敌:流氓条子、混子保安、无国籍Madam、民国文艺范儿、鸡公牛郎、鬼子海盗、看不出番号的女兵……

——“候人”之《豪情还剩一襟晚照》

 

她一直幻想着自己将在三十岁死去。这个命题真的很哲学,尤其当她使用无辜旷远的眼神望向天空说出此话的时候,有那么几秒钟,我竟信以为真而涌起巨大的悲伤。她甚至给我列举了几个英年早逝的名单:肖邦,莫迪利亚尼,写《呼啸山庄》的勃朗特。

 ————“旅人”之《所持之物 所失之物》

 

他心狠。曾经远去高原二十年不回,在格尔木的烈风中皲裂,在盐碱滩的贫瘠上滚爬,人间的苦头都吃尽了,分离在他眼里不算什么。他熬到返城才结婚,后来从中专教师的位置上退休。看上去瘦小而干瘪,却有着出人意料的大嗓门,讲起话来慷慨激昂,仿佛永远站在讲台上。

  ——“旅人”之《老姜小姜》

 

把她比做一条鱼的灵感,源于她在人群里的状态——游离,妩媚,以及一点点骚浪。眼看着她走近了,毒药一样的香水味撩拨而起,夸张的假睫毛几乎就要扑闪到你的脸上了,可是,倏忽一个料想不到的舞步,她就沿着自己的天才弧线,擦着你的肩膀、脊背甚至是耻骨,到了让你无可奈何的地方。没错,你抓不到她。

 ——“旅人”之《鱼@夜》 

 

阿占新书《私聊》

99张面孔。99种活法。99副人性速写。

 

浏览(5867)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