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心理

掌上心理

科普心理健康 搭建援助平台 情感、婚姻、人际、成长、女性、亲子

作者分类
活动发布

校园暴力:你看到了曝光,还有没看到的成长之殇!

掌上心理 • 2018-04-13 13:13:23 来源:掌上青岛 /青网 郑平  分类:活动发布

网络媒体的使用,各类事件从中迅速传播发酵,其中校园暴力事件尤其被家长关注。诸多校园凌霸、欺凌事件让学校和家长倍感痛心,面对青少年、儿童成长中的行为偏差问题,他们需要的不是被曝光,而是真实的看到那些成长之殇,给予实质性的帮助。

网络媒体的使用,各类事件从中迅速传播发酵,其中校园暴力事件尤其被家长关注。诸多校园凌霸、欺凌事件让学校和家长倍感痛心,面对青少年、儿童成长中的行为偏差问题,他们需要的不是被曝光,而是真实的看到那些成长之殇,给予实质性的帮助。

针对校园暴力问题,记者采访了岛城专业从事青少年、儿童心理咨询的李彬老师。

李彬,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高级家庭教育指导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团体专委会委员。从事心理咨询工作8年,有着丰富的儿童、青少年及成人个案咨询经验。

李老师表示:面对这个事件,从这几个孩子的行为去判断谁对谁错或者进行道德评判是相对容易的,相对困难的是探寻这几个孩子当时的内心和大脑里发生了什么,这与他们的暴力行为有什么关联。当我们从这个困难的角度来探寻的时候,也就是从更人性化的角度来理解青少年的暴力倾向。

首先,青少年最显著的变化是身体的发育,在儿童期身体是沉默的,到了青春期,发育的身体让青少年感到不受他们控制,极具侵入性。而且当孩子发现变化的身体并不是他期待的理想中的身体时,对这个新的身体会有些失望,这增强了他们的排斥感,有时会攻击自己的身体。所以发育的身体不可避免会增强青少年内在的不和谐的感觉,内心越不和谐,越难以让他们与外界和谐相处。

另外,青少年经常表达的一个感受是“尴尬”,这来自于童年身份的丧失。比如,很多初中生看到小学生会不屑地说“小屁孩”,这传递出他们内心意识到自己不再是儿童了,意识到童年的身体越来越少,童年的东西和回忆在逝去中。童年身份的丧失,同时新的身份感还没建立起来,让青少年不仅感到尴尬,而且害怕体验到丧失,所以他们会用故意贬低或表现出不在乎的态度来防御丧失对他们的冲击,然而贬低的言语和不屑的态度,往往让人认为他们是不友好的,不礼貌的。

伴随着童年身份感的丧失,在青少年心理,父母的位置也在改变。之前他们把父母放在管理者的位置上,父母照顾他们身体,他们不冲突。现在父母照顾他们的身体或者靠近他们,他们往往感到不适,所以青少年会强制性的让自己成为自己的管理者。之所以说是强制性的,是因为青少年的自我并不成熟,想让自己说了算,但自我能力又达不到,所以这个过程充满了冲突和挫折。他们一方面抵触父母的管理和帮助,大声向父母宣称:“我的事不用你管!”“我的地盘我做主!”,一方面又经常受挫,让他们不得不把父母再次拉回管理者的位置,让父母替他们做这个、做那个,但很快又觉得父母管多了,于是又把父母从管理者位置赶走,就这样反反复复,父母觉得孩子变得叛逆和挑衅,难以相处,而正是他们的这些表现,反映出青少年的自我是多么的不成熟,他们还没能力为自己思考,不会变通,很难处理冲突。

正是上面这个伴随着成长和风险的过程,把青少年带到一个主体化的道路上,这个过程对孩子和家长来说都是艰难的,充满了挑战。我觉得最大的挑战不是孩子变得不听话或者爱发脾气了,而是会遭遇到他们过激的言行。同时,这个过程对青少年的成长来说意义重大,因为正是这个过程,促使青少年学习为自己思考和为自己负起责任,为他们将来进入成人社会,独立自主打下基础。

顺利完成这个过程,需要为青少年提供一个既包容又有明确界限的空间,理想的情况是家是一个容错的地方,父母允许被孩子挑战,被孩子冲突的对待,也就是父母愿意承受被拉扯,被拒绝,被挑衅的感受,不去报复孩子,尤其遭遇到他们失控的过激言行时,父母一方面坚定的去规范他们的行为,一方面一如既往的关心他们,爱他们。在父母抱持的这个安全的空间里,青少年有机会犯错误,有机会纠正错误,有机会探索自己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等等。

现实中大多数父母感到被青少年的行为所威胁和超越了,他们想重新把孩子控制在手里,或者干脆管不了就不管了,于是很多青少年试图依赖小团体来解决他们的内在冲突团体在青少年心理像是第二家园,他们在团体里互相模仿,他们不仅有自己的超我,而且联系着团体的超我。需要警惕的是青少年进入一个推崇暴力的小团体,他们用小团体来分担罪恶感,一方面他们自己的超我知道暴力行为是不对的,一方面他们为了服从团体的超我,而让自己做出和别人一样的错误的行为。

总之,青春期是一个困难的时期,会遇到很多困难的问题。尽管以上对青少年暴力倾向的理解只是呈现了一部分可能的原因,而且每个青少年个体都是独特的,不一样的,但是当我们用更多的人性化的视角来看待青少年的存在时,可以帮助我们从更宽广的角度来思考出现的问题,在评判他们时也保有更谨慎的态度,并且会帮助我们在与青少年的关系中,努力创造出一个空间来,允许他们在这个空间里犯错,跌倒,同时又要保护他们,尽量不要让他们跌得太狠,付出的代价太大。

校园欺凌事件为学校和家庭敲响了警钟,孩子的教育问题不是想起来才教育,不是出了事情才教育,教育是一个持之以恒的过程,它贯穿在孩子成长的每分每秒。教育,不需要学校家长去讲大道理,而是去看见每个孩子背后的需要。

看到孩子背后的需要,与孩子建立真诚、尊重、平等的关系,这或许是给予孩子的最好的教育。

(特别感谢李彬老师的心理学专业支持)

浏览(473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