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心理

掌上心理

科普心理健康 搭建援助平台 情感、婚姻、人际、成长、女性、亲子

作者分类
活动发布

爸妈做不到这一点,别怪孩子情商低!

掌上心理 • 2018-04-26 10:16:22 来源:儿童心理课堂(guanaibaby) 作者 五月  分类:活动发布

当我们识别一个人是否成熟时,就看他是在表达情绪还是在表达诉求。


 1 

孩子喜欢表达情绪


早上醒来,正打算给儿子揶揶被角时,他醒了。


一转头看到我的手搭在他昨晚拼好的磁力片太空车上,并且车子已经碎了,立马翻脸。


大喊:“妈妈,看你的手把我的太空车压碎了!”


我说,“真遗憾,它碎了。”(其实内心戏是这样的:关我啥事呢!你的床这么小,睡觉又跟打拳一样,放这里能不压碎?!)


他越说越气,从抽抽搭搭变成嚎啕大哭。


看他情绪失控,我回过头来安慰说:“看到太空车压碎了你一定很沮丧,如果我有一件宝贝被压碎了,也会难过的,我陪你难过一会吧!”


我帮他盖好被子,握着他的小手,他各种不让我碰,表达着自己的愤怒和沮丧。


大概过了几分钟,他从小床爬到我的被窝里,搂着我的脖子有说有笑起来。


孩子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只要妈妈能扛得住焦虑,不激化矛盾,便很容易化解。


阿德勒说,孩子喜欢用喜怒哀乐支配大人,这是他们惯用且奏效的把戏。长大以后,如果还想用这种情绪支配别人,那就幼稚了。


情绪并没有好坏,但是情绪不能有效的解决问题,小的时候有妈妈接纳我们的情绪,但是长大之后,踏入社会,没有人愿意做我们情绪的垃圾筒。


哲学三大基本定律的对立统一律揭示:每个事物都包含且离不开它的对立面。如同手心的背后是手掌,手掌维持了手心的存在。


那么,一个表达情绪的孩子背后是什么呢?


 2 

大人经常隔离情感 


昨晚,我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位姥姥带着她三、四岁的外甥上车。起初小男孩不停地说话,“姥姥,这是哪里?那是什么?……”姥姥一一回应。


过了一阵子,孩子从凳子上站起来,姥姥要求他坐下。


后来孩子又踢打前面的座位,姥姥说,不可以,会把凳子踢坏。


没多久孩子又用手划车窗玻璃,姥姥说,别动,很脏。


等我要下车的时候听到孩子说,“姥姥,我想妈妈了”。


姥姥说,“妈妈还在上班”。


这时,我看到孩子明显的焦躁了起来,嘴里哼唧着,手不停去抓姥姥的衣角。


孩子会说很多话,但最终要表达的是需求。小男孩想妈妈了,他有些焦躁不安甚至有些伤感,他通过很多方式想引起姥姥的注意,但直到孩子说想妈妈了,姥姥还是没有注意这个情感的需求。


姥姥站在理性的视角,她认为:妈妈在上班,你是没办法见到的……而忽视了情感的视角,孩子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现在不安、焦躁、伤感,他需要姥姥给他一些情感的关照。


大人一旦共情了孩子的感受,孩子就会视大人为盟友而倍受鼓舞。如果没有情感的链接,对孩子来说再亲的人都是一个冷冰冰的旁观者。


如果我们总是隔离情感,慢慢的孩子也会因为没有得到我们对他情感的关照开始不接纳自己的感受,觉得某些体验是不应该的。


这除了造成非此即彼、二元对立的思维之外,也逐渐让孩子放弃了自己对情感的需要和表达。


很多成年人“隔离情感”没有“同理心”和如此的养育不无关系。


 3 

教会孩子表达感受


教会孩子表达感受首先要做到接纳孩子的感受。可以遵循“三不原则”:不评判、不说教、不羞辱。


经常是孩子一说话,就被妈妈否定了。比如孩子摔倒了一边哭一边喊疼。妈妈会说,“有什么好哭的,男子汉大丈夫,要勇敢……”这种评判性的话比比皆是。


评判,是父母把自己的感受强加给了孩子,一贯的评判会让孩子失去自我体验,并且一旦体验到真实的感受便开始攻击自己,觉得这是不应该的。


马歇尔.卢森堡博士认为这将会给孩子塑造一种自己和自己的暴力沟通方式,也就是自己对自己的不接纳。


父母对孩子的感受保持中立性的接纳,这有助于孩子“真性自体”的发展。


在婴儿观察中我们会发现这样的现象,有的母亲愿意让孩子有自发性的、主动的反应;有的母亲则愿意逗引孩子,在孩子自发反应之前先给孩子刺激。


按照温尼科特的理论,这两种母亲的行为方式会让孩子产生两种不同的反应模式。前一种是主动的,自发的,真诚的,发展出“真性自体”;后一种则是被动的,应对的,虚伪的,反展出“假性自体”。


越来越多的90后和00后会表达“不同意、不喜欢……”这真是一件特别让人羡慕的事情。人毕竟是为了自己的感受而存在的。


贝克莱主教有句名言:存在即被感知。


如果我们无法体会自己的感受,就会觉得人生特别的虚空,很难寻找到生命的意义。


心理作家胡慎之说:这是一个感受的时代。


表达自己的感受,就是跟自己真正地待在一起。当我们接受了自己的感受时,我们也就体会了自己,也就有能力去真正的体会别人。


 4 

解决问题要会表达诉求


从表达情绪到表达感受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但无论情绪还是感受都不能有效的帮助我们解决问题。


解决问题的能力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能力,这是孩子价值感,归属感和贡献感的源泉,有助于培养孩子健康的自信。


中国妈妈们都特别羡慕美国孩子的阳光自信,于是我们也开始提倡鼓励教育,全家人最爱说的话莫过于,“孩子你真棒!你能行!我相信你!”


如果你对孩子本来就应该做到的部分也大加赞扬,那么他们自发的部分,会因外界刺激(赞扬)的干预,变成了受他人影响和操控的行为,而失去自发性。


仅仅依靠鼓励和赞扬,并不会令孩子的自信心大增,久而久之,有可能让他怀疑你的真诚。更糟的是,习惯了接受赞美的孩子,面对批评和挫折时,容忍度也会降低。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的前提错了,鼓励和赞扬就一定让孩子自信吗?


这就像你前面有一只老虎,有人对你说,“我相信你!你能行!你很棒!”这样你就不害怕了吗?不会的,还是害怕。那怎样你才不害怕?如果你有一把枪,能一枪打死老虎,你还害怕吗?


同理,孩子的自信不是来自于鼓励和赞扬,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对真实能力及状况的掌控感,也就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情绪的表达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情绪只会吞噬问题本身。社会事件中的情绪还容易将人裹挟,迫使人不得不采取某种明确的态度,这就造成了更严重的情绪对立。


如果任由情绪主导发散,慢慢我们会发现,到头来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转变成了情绪的较量。


心理学认为,情绪和情感是人脑对客观外界事物与主体需要之间关系的反映,外界事物符合主体的需要就会引起积极的情绪体验,否则便会引起消极的情绪体验。


这说明情感背后隐藏着需要和欲求


马歇尔.卢森堡博士的《非暴力沟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全球教育领域非暴力解决冲突的最佳实践之一,而其核心灵魂即是看穿语言背后的需求。想要有效的解决问题,洞悉需求,表达诉求。


当我们识别一个人是否成熟时,就看他是在表达情绪还是在表达诉求。


(图片源自网络,侵权删除!)

浏览(269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