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说教

涛哥说教

青岛日报社/观海新闻记者杨海涛带你“悦”教育。

作者分类
活动发布

身为院士却从不以院士自居 手握巨资却拣女婿的旧衣物穿 山大终身教授艾兴院士先进事迹泪目青岛校区 展一代大师风范

涛哥说教 • 2018-12-25 17:04:25 来源:青岛晚报  分类:活动发布

身为院士却从不以院士自居 手握巨资却拣女婿的旧衣物穿 山大终身教授艾兴院士先进事迹泪目青岛校区 展一代大师风范

2018年即将远逝,随之远去的还有两位学界元老,其中一位是院士,且均来自山东大学。4月7日,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教育家、著名机械工程专家、山东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艾兴先生,因病逝世,享年95岁;7月4日,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我国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学科重要奠基人,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政治学家、社会主义学家、国际共运史学家、山东大学终身教授赵明义先生因病逝世,享年86岁。两位大师的离去,对于山东大学乃至全国相应的学术界而言,都是一大损失。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弘扬爱国奋斗精神的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山东大学成立相应的报告团,在所属各校区接连举办了两位老先生的先进事迹报告会,在师生中掀起热烈反响,莘莘学子领略了一代大师的风范,被两位大师的造诣和作风深深感动,泪洒之际,更激起了奋勇拼搏的斗志。

他研发的陶瓷刀具削铁如泥

“学者之专注,师者之坚守。艾院士作为我们人生道路和学业道路上的一盏指路明灯,他的事迹和精神永远激励和感召着我们……”了解艾兴的人们常常这样评价他。

记者了解到,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艾兴一直专注于切削加工及刀具和刀具材料、超硬材料加工等机械加工领域的理论与技术研究,研制成功专用铰刀和切削液,解决了重大关键技术;主编了中国第一部《切削用量手册》,在全国广泛应用;在国内外首创融合切削学和陶瓷材料学于一体的、基于切削可靠性的陶瓷刀具研究和设计的理论新体系;先后研制成功六个品种、十二个牌号的新型氧化铝基陶瓷刀具,填补了国内空白,其中三种为国内外首创,陶瓷做的刀具削铁如泥……为促进我国机械工程教育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国际国内机械工程教育领域和学术界都享有很高的学术声誉。

耄耋之年仍然耕耘在教学科研

“艾老师的毅力非常人能及,生前一直坚持在教学科研一线,80岁时,他牙疼得厉害,却咬着棉签也要坚持科研。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腰椎颈椎怕受凉,在四五月份已经温暖的天气,他穿着厚厚的棉裤,忍痛坚持每天到办公室。”山大机械工程学院教授、国家杰青刘战强回忆起老师,难以平静。

艾兴数十年如一日,耄耋之年仍然耕耘在教学科研一线。无论是艾兴的亲传弟子,还是受艾兴影响成长起来的专家学者,抑或是他的家人,都对艾兴勤奋学习的态度有着很深的印象。

“感觉父亲从没有退休,也没有周末,回到家他也一直在学习,到90多岁依然如此。”艾兴的女儿艾量说:“为了练习外语,父亲在50多岁时背诵整本俄语词典,七八十岁高龄依然坚持收看英文频道;一直坚持看报纸,并做手抄报,家里手抄报一本本摆得整整齐齐,堆积如山。

治学严谨考到75分才算及格 

“在学术上,我们都有点怕艾老师,因为他要求太严格了,数据的来源、公式的推导,他要求绝对准确。”艾兴的秘书刘继刚说,一直到去世前仍坚持亲自批改研究生论文,小到字里行间的标点符号,大到论文结构,艾兴都与学生一起反复推敲和讨论。而对于论文中的公式,艾兴更是亲自推算,曾有学生向艾老师辩解说,这些公式都是引用他人论文上的,结果艾兴却说,任何公式,无论来源于哪里,都应得到反复的演算和推敲,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博士论文的严谨,这才是治学的态度。工科学生容不得半点马虎,任何错误都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正是在艾兴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影响下,他的学生们才成为了加工制造领域的翘楚。

“艾老师右手拿着放大镜,左手手指头指着文字,一行一行地看,用红色的铅笔在旁边做很多标注。学生们都说在别人那里60分及格,在艾老师那里75分才算及格;同一学期,别的课程都能得到90分以上的高分,艾老师的课能给我们85分就算很好了。在读艾老师的博士生期间,老师一遍遍指导我的论文,看得我都不愿看了,最后老师还是指出了不少问题。可以说,如果没有博士生期间老师的严厉要求,也不会有我毕业后如此快速的发展。”山东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万熠提起老师甘为人梯的奉献精神,仍感怀于心,尤其对老师晚年修改学生论文的印象特别深刻。

机械工程学院教授唐委校说,正是艾兴辛勤耕耘、严谨治学、教书育人、奖掖后学、提携晚辈的品格,为学院为学校培养了一支优秀的教学科研创新团队和大批优秀人才,为我国切削和先进制造学科的建设与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女儿眼中父亲从未穿过新衣服

“艾老师的一生就是对‘做事先做人,做人先修德’的最好诠释。”山东大学教授赵军说,他在科研工作中一贯谦虚谨慎,待人诚恳,从不以权威和专家自居。每当有学者来访或企业家来校咨询艾兴院士时,他总会笑着说:“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教授,不要叫我什么院士,我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向你们学习呢。”

在赵军眼中,艾兴生活异常简朴。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一件外套,他穿了几十年,常穿的几件衬衣都是补丁重重;家里的物件几乎没有40年以下的,办公室里的几个木橱,也用了几十年;草稿或非正式的文件,要使用打印过的纸,这早已成为了一项不成文的规定。

“俭朴已经是融入父亲血液里的品格,他的手提包已经用得皲裂,带子断了,缝缝补补,仍一直在使用。在我印象中,他的衣物没有新的,几乎全是我爱人和哥哥穿剩的。有次我们特意买了双颜色特别暗的棉拖鞋,一再告诉他这是双穿剩的旧鞋托,他才肯穿上。在我们家,药物的说明书反过来,背面就是他的记录本,家里的家具也几乎都过了半百之年,坏了他就修修、补补……难道父亲抠门吗?没有钱吗?都不是。父亲在学生家庭困难、生病、结婚、生子等一切需要钱的时候,都会伸出援手。父亲手中的科研经费数额不小,在使用过程中却锱铢必较,因为他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则:国家和人民给你的钱,是用于科研工作的,是要为经济发展服务的,我们要对得起国家和人民的重托,我们要让国家的每一分钱得到充分的利用。”艾量动情地说。

艾兴就是这样用自己的行动,为国家节约着每一点资源。也就是这样一个舍不得多花一分钱的人,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时,向党组织缴纳了5000元的特殊党费。(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 杨海涛  通讯员 荆子曌)



浏览(10123)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