嫏嬛小赋

嫏嬛小赋

海琪,原名刘萍,凤凰网《嫏嬛书柬》专栏作家,著《龙旗与鹰徽》等。

作者分类
活动发布

树是会呼吸的历史

嫏嬛小赋 • 2021-03-28 12:01:33 来源:海琪  分类:活动发布

       如果说建筑是凝固的历史,那么,树——古树,是会呼吸的历史。

漫步在红岛路的老海大校园,一树一树的花开,在料峭的春风里,淡淡的花香氤氲着,挑逗着游人的鼻息。

走上一条幽静的小径,在小径的两侧,赫然屹立着,是的,屹立着七八株直径粗达一米半的古树,躯干壮硕如健牛,树皮斑驳,印着赭黄、青绿、深灰的色彩,长成一幅幅油画;有的树不甘寂寞,在腰部分成两株、三株,甚至五六株粗大的枝干,更加肆无忌惮地斜刺向天空,霸道地张扬着伟大的生命力。

这几株法国梧桐,堪称青岛法国梧桐界的元老,站在他们身畔,我的眼睛,我的意识,被这偶遇,不,简直是艳遇,应该是惊遇,震撼到有点窒息……

这个校园是在123年前,被入侵胶澳的德国人建造的德军兵营。这些梧桐树,也整整长了123年,他们没有辜负每一寸光阴,而光阴,历经德占、日占、民国,直到解放……的跌宕起伏的光阴,也未曾辜负他们的生命,任凭兵荒马乱,任凭山高海阔,他们安稳地、平静地、认真地、或者是孤独地,不争不喧地,在这个校园里,把自己长成了传奇。

有人说,建筑是凝固的历史。而树呢,树把历史悄然刻在了自己的年轮里,年轮偷偷地藏在树的躯干里,抚摸着这油画一样的树皮,我能感觉到如化石般粗硬的树,其表象内里的呼吸,是的,树的生命,它在鲜活的呼吸,每一刻,它都在与阳光,与空气,与泥土进行着呼吸,它已经呼吸了123年。抚摸着它的外像,感受着它的呼吸。这一霎那,和123年它被种下的那一瞬间,因为树的生命忽然连接的如此紧密,如此亲切。整整123年,是青岛这个城市从小渔村跨越至大都市的跌宕起伏的世纪里程,而在这一棵树的生命的历程里,这123年,只是树的呼吸了的123年,从彼时到此刻,在树的呼吸中,123年历史凝成一瞬间。

       德国人在青岛留下了建筑、梧桐树,也留下了一些不解之谜。有人说,这座海大原德国兵营的地下,和附近青岛山炮台的地下,有一条秘密通道相连接,几年前,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频节目曾经做过一期节目,探索未果。

百年沧桑,这些秘密,谁会知道?我想,这些树,它们用生长了百年的枝干刺破天空,沐浴着阳光空气和雨露;而在黝黑的地下,它们一定用生长了百年的根脉探入深邃而无涯的泥土里,和那些百年的秘密、苦难、历史,难以言说、不得而知,在纠结纠缠中盘根错节,至百年大地。

而在这大地之上,是我们的城,是我的城,一百年之前,她叫胶澳,现在,她叫青岛。(海琪拍摄)

浏览(196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