嫏嬛小赋

嫏嬛小赋

海琪,原名刘萍,凤凰网《嫏嬛书柬》专栏作家,著《龙旗与鹰徽》等。

作者分类
活动发布

寻山记

嫏嬛小赋 • 2021-04-15 21:15:27 来源:海琪  分类:活动发布

       那日,游百果山,忆起陶渊明在《归园田居》中写到: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遇见一个对的人,会惊醒你所有的感觉。遇见一座对的山,会唤醒你所有的记忆。你记得幼时最喜欢的是什么吗?美食,玩具?我记忆中的除了书,唯有山。

关于山,我一直不解自己和山的缘分。儿时就寻山,无奈周边尽是田野,后来在邻村遇到山,只见浑厚的高,不见玲珑的秀,不喜。后来定居青岛,虽在海边长大,仍喜欢山多于海,自己趣之,仁者乐山啊。

后来旅行多了,那风景名胜多不记得,却不经意间累积了许多山的模样。北京的山相比青岛的山植被丰隆,但山脊线却没有青岛的俊俏,拉萨的山形似青岛的山,但却少有群山连绵的感觉,贵州的山趣味良多,但却多了一些陡峭突兀,而云南的山虽然有丰隆的植被、俊俏的山脊、连绵的山体,但山中不期而遇的神秘山石图腾,总让人产生诡异的联想。有一年和友人登上黄山,及至山巅,遇狂风暴雨,只好裹着军大衣在山顶的土屋里过夜,阴冷潮湿,霹雳般的雷声和野兽狂吼般的暴雨似乎要将土屋掀翻。等天晴雨停,云雾缭绕中赏万丈悬崖山下的景致,这黄山美景让我生出许多恐惧之感。

青岛的山,以崂山最为著名。许是去的人多了,反倒感觉少了一些灵气。倒是大珠山,因为多有奇石散落山中、又见杜鹃花开满山际,更有石门寺诵经带来的整个山谷禅音缭绕让我对此山欲罢不能。但大珠山,终觉佛性充盈多于人间烟火气。

这百果山,山不大,却着实耐人寻味。初进山路,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在谷底的儿童乐园里蹦翻了天,一股阳光的气息从谷底弥漫开来,与山坡上五颜六色的繁华名木的气息氤氲着,形成了百果山的独有味道。脚底下,是专供游人步行的小巧木栈道,与逶迤盘山的道路并行,这份匠心和贴心让人的足底多了许多温暖和安全。

而最妙的是建筑,那建筑师啊仿佛魔法师一般,悄悄地将瑞士别墅、中式茶栈、拱形古堡偷偷地藏在山林深处。你看到的是完整的山,在峰回路转处,却总会不经意遇见建筑,它们,一丛丛,一簇簇,哦?原来你藏在这里!这种不期而遇,若如初见的感觉不得不让人赞叹设计者的匠心和智慧。

许是因为被精心的呵护着,所以这百果山的原生态之美尽情地展现在游人的感受中。山径旁的花丛,一道一道,如花海梯田盘上山坡,妙的是只由一种花生成一片花海,这暗合了我赏花的审美观。美是需要积累的,积累出规模,那壮观之美才能摄人心魄,但这花一定是要单一的品种,单一的樱花,单一的玉兰,单一的郁金香,倘若繁杂起来,那积累出来的是一个杂货铺的味道了。

但山的形貌却不是单一的好看。单一的山脊一定是贫乏的。因为是崂山的余脉,所以登上百果山半山顶的桂花园,极目远眺,从近至远,重峦叠嶂,山脊连绵不断,云雾在山顶处盘洹变幻,在美丽中透着不可知的神秘气息,让这百果山既可踏实的触及,又能唤起你许多对未知世界的探索意趣。

每个人有意无意地都会寻找自己的山,所谓,哇,我好像来过的惊呼,或者流连忘返的意味,大概都是你对于某座山有了共鸣。此山名贵,彼山壮观,这山奇险,那山清幽……山亦如人,各有各的气质,但是,真正能走进你心里的山,大概也如能走进你心里的人,未必有着如上的定义,但却让你惬意、舒畅和暖心,刚好美的不多不少,妥妥地、不喧不闹地安放你的身心灵,不空旷,不拥挤,用一句简单的话来定义,是的,这是我的山。

我不知道陶公笔下的桃花源藏在哪一座山里,但我知道,哪里是我心中的桃花源。最近,正在翻阅被称为世界自然文学三部曲的三本书,一部是《瓦尔登湖》,一部是《寂静的春天》,另一部是《沙乡年鉴》,一个感触是:曾经来过地球的,和正在这地球上的人,如我般,都在孜孜不倦地寻找着心中的桃花源,这载体或许是一座山,一个湖,一片丛林……

只有心里有桃花源,才能物化成真的桃花源;反之,那天然的桃花源,也会给糟蹋的满目疮痍。所以,真正的桃花源,还是藏在人的心里面。而寻山,或许寻找的是我的精神故乡。(海琪摄于青岛百果山)

浏览(196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