嫏嬛小赋

嫏嬛小赋

海琪,原名刘萍,凤凰网《嫏嬛书柬》专栏作家,著《龙旗与鹰徽》等。

作者分类
活动发布

仰望天空

嫏嬛小赋 • 2021-10-02 11:54:27 来源:海琪  分类:活动发布

      六年前,拜访青岛黄县路上的老舍故居,有幸坐到老舍写作《骆驼祥子》的书桌边的椅子上。当初相片出来,我的两只眼睛像镶了钻石,熠熠闪光,友人调侃道:这一定是被老舍加持了。

或许是受老舍先生精神的激励,三年后,作家出版社出版了我的《龙旗与鹰徽》。又是三年,我在山中偶遇了一本有品质的书《老舍的青岛岁月》。

那一晚,各种机缘巧合,在幽静浓黑的山林里,在山林里温馨的小木屋里,我翻开了这本书。

它深深地吸引着我,我细细地品读,隔空感念那一个伟大的灵魂,如星斗划过墨色的天幕,短暂,却璀璨至极。读着书里节选的几段老舍的文字忽然有了无限亲近之感。

老舍在《四世同堂》里写道,当下过雪后,他一定去上北海,爬到小白塔上,去看西山的雪峰。在那里,他能一气立一个钟头,那白而远的山峰把他的思路引到极远极远的地方去。他愿意摆开一切俗事,到深远的山中去读书,或是乘着大船,在海中周游世界一遭。

老舍在1946年曾乘船到美国西雅图,旅途花费半个月之久,当年在海中周游世界或许不是一件完全赏心悦目的事。但是,在深远的山中读书,我想,从幽远的古人至老舍,再到现在,而至未来,总有那些乐山的仁者乐此不疲,视为赏心悦目之事。

譬如当下,我正在幽山林深之处,在这一间小小的木屋之中,践行老舍两个美丽的心愿之一,在深远的山里读书,又巧合地捧着这本关于他的书,细细品读,感之心灵之高贵,念之才气之伟岸。

偶尔,林子里传来像布谷鸟儿一样有节奏的唱鸣,夜幕下一轮明净的弯月映照着山野,月明鸟鸣,为我伴读。读来读去,我终于把老舍的文字读成了自己文字的字友,或者说撞字更合适。

老舍在文革开始时,开始他的自传体小说《正红旗下》,他里面写过这样的天空。

快到中午,天晴的更加美丽。蓝天上,这儿一条,那儿一块,飘着洁白光润的白云。西北风儿稍一用力,这些轻巧的白云便化成长长的纱带,越来越长,越薄,渐渐又变成一些似断似续的白烟,最后就不见了。小风儿吹来各种卖年货的呼声,卖供花的,松柏枝的,年画的一声尖锐,一声雄浑,忽远忽近…”

老舍笔下的北京的天空让我想起我在《嫏嬛书柬》里写过的青岛西海岸大珠山的天空。

曲线永远是最美丽的图案。那样如洗的蔚蓝的天空,飘着被春天的风儿吹成一丝一缕的白色的云线,那无数的细细柔柔的云线,就这样随着风的不断变换的方向肆无忌惮地布满了整个天空,柔柔的,却又张扬地在天空中飘荡着。然而,这还不够美丽。直到那黛色的起伏山脊线突然撞进我们渴盼的视野,在这样蓝白相间的天空里划出美丽的曲线。

隔着半个多世纪的烟雨,我和他,我们的眼睛,或者我们的笔,不,应该说,我们的心灵,都曾仰望过同样的天空,并且是驻足仰望了许久,因为,笔下同样写出了那些云在天空中的变幻的过程……

这让我与老舍有了更多的邻近感。我记得我写的那个天空是在一次病后初愈,一个人在炎夏冒着酷暑,来到大珠山,从公交车站步行半个小时的路程到了山脚下,又累又热,此时抬头仰望,便看见这样美丽的天空,凝视良久……山中空无一人,唯有我,灵魂出窍,与山同自在,与天空同悦美。

所以,这种邻近感,不止是来自天空的仰望,不止是来自使用了相近的文字的描述,而是,在这些历经世事纷杂坎坷之余,码字者们还有心,或者说,终于更有了心,抬起头,去仰望天空,去凝视天上的云,并且良久。(嫏嬛小赋经授权使用中国版画大师张白波作品)

浏览(1603)
分享到: